...

靠自杀当上网红,这片送给所有想火的年轻人

麦昆


导演: 伊恩·邦霍特 / 皮特·艾德盖

编剧: 皮特·艾德盖

主演: 亚历山大·麦昆 / 伊莎贝拉·布罗 / 玛德莲娜·弗莱克维亚 / 裘蒂·洁德 / 凯特·莫斯 等

  • 天才设计师亚历山大·麦昆的传记。

  • 豆瓣8.6分,情感张力强大。

  • 时尚界Bad boy,离经叛道。


这世间有一种生物,虽然外表看上去和我们一模一样,但如果凝视着他们的双眼,就会发现不同。


他们的眼神中,往往蕴涵着孩童的纯真,以及灼热的渴望,互相矛盾却完美融合。


一半海水,一半火焰。



这种生物,我们通常叫他们天才,或者是另一个绰号——“疯子”


条姐之前和大家聊过一部讲述天才的电影,《幼儿园教师》


但片子里的“天才”还很年幼,总觉得聊起来不过瘾。


这下好了,终于有一个活生生的人物站在我们的眼前——


《麦昆》

故事的主人公,亲近的朋友都会叫他


如果说没有唤起你的记忆,他还有另一个光芒万丈的名字——


亚历山大·麦昆。


但凡对时尚圈稍稍感兴趣,都不可能没听过他的大名。这个来自伦敦东区的设计鬼才,像彗星一样划过了整个时代。


代表图案骷髅头,席卷德普、卡戴珊以及碧昂丝等等大牌明星的衣橱,更是前些年无数“淘宝爆款”的打版蓝本。



设计的一款“犰狳鞋”,因Lady GaGa上脚而火遍全球。



27岁,他拿到年度“最佳英国设计师”,刷新了获得这一奖项的年龄下限;


28岁,出任纪梵希(Givenchy)艺术总监,数年后转战古驰(Gucci);


34岁,他手上已有四尊“最佳英国设计师”的奖杯,又得到了英帝国司令勋章,由女王亲自授爵。



“时尚界上帝”汤姆·福特在接受采访时说——


“如果说世界上有一个人的展览让我赞叹,有一个人的灵感让我嫉妒,这个人就是亚历山大·麦昆。”



什么是天才?


就算老天把他放在哪条路上,他都会奋力地走向那个正确的方向。


6岁就宣布出柜,并且宣称自己“在子宫里就是这个队伍的一员”


作为班上唯一的男生,他承受着40个女孩对他的作弄。


就连自己的父亲,也不能理解。



16岁,他辍学回家,在母亲的建议下出门工作。


去到的地方,正是《王牌特工》中kingsman裁缝店的地址,承包了“英国皇室定制”的萨维尔街



狂热、痴迷,像海绵一样吸收着裁剪衣服的知识...


但是,年轻的李很快意识到,这间优雅规整的作坊,并不能盛放自己呼之欲出的表达欲。


于是,他选择了离开,用得还是你能想象到的最激烈的方式——


在查尔斯王子订制西装内衬的胸口处写上一句:“我是个娘们儿。”


走到哪里,哪里“鸡犬不宁”。



为了拥有更多的武器,为了更自由地表达,他来到了圣·马丁斯艺术学院


在亲人的资助下,李才将将扒进了学院的大门。



“胡闹”,是李对这个世界的看法。他决定以这样的姿态踏入时尚圈。


在圣·马丁斯毕业的大秀上,他交上了自己的答卷,名字叫做“开膛手杰克尾随他的受害者”。



血腥、妖冶、裸露的肌肤、夸张的线条...


黑色的大衣,红色的里衬,把人的头发压实作为内封的图案,穿在模特身上的不是一件衣服,而是另一具身体。


既表达出“开膛手杰克”的童年噩梦,又融合了维多利亚时期的暗黑传说。


这一切的一切,都挑战着人们的眼球。



第一次带着作品和这个世界交手,李输得不大好看。


负面评论大起,销量也不乐观,沦落到“倒数第二”的位置。


这时候,他遇到了自己一生最大的伯乐,伊莎贝拉·布罗,英国版《Vogue》主编,时尚界的“帽子女王”。



这位出身贵族的名媛,疯狂地爱上了整个系列的设计。


生活拮据的李看到了渴望的伊莎贝拉,就像鲨鱼看到了猎物。


一口价,5000英镑。


没想到,伊莎贝拉真的答应了。



这可是一大笔钱,甚至比李在圣·马丁的学费还要多。


拿着这笔钱,他又做了什么呢?


全部买了面料,甚至还搭进去了自己的失业救济金。



成为伊莎贝拉的教子,除了被赐予的名字“亚历山大”,以及随之而来的应酬、社交,他一无所有。


在这样的条件下,他设计出自己的第二个系列,“高原强暴”



扑面而来的“性符号”,甚至已经不能称作“暗示”,比“开膛手系列”还要更大胆。


大胆到什么地步?


美国版《Vogue》主编、《穿Prada的女恶魔》中梅姨饰演的角色原型、号称“纽约市没有头衔的市长”安娜·温图尔本人就坐在T台下面,李告诉自己的模特说——


我要你们走的时候正对着她的脸。



从不跟世界和解的李,变身为成功的商人“亚历山大·麦昆”。


这一场秀,抢占了所有娱乐时尚类报道的版面头条。


最出挑的“包屁者”系列,开始被狂热的粉丝追捧。



短暂的浮华过后,剩下的是什么?


完成了伦敦时装周的压轴表演,却连吃一顿麦当劳的钱都没有;


接受任何的采访都不能露出正脸,否则就会因为滥用救济金而被捕;


在一个宁静的夜突然爆发,吐露自己曾在8岁的时候被姐夫虐待、性侵...



荒诞而悲凉,如同这个世界的底色。


难得的是,李能把物质世界的富裕,和精神世界的创造两件事完全区分开来:


用纪梵希给的钱,滋养自己的品牌。


带着这样的执念,他逐渐站到了顶峰



在他自己品牌“NO.13”大秀的展台上,女模特穿着洁白的褶裙缓缓旋转、舞动;


边上的两个机器人,向裙子上喷出彩色的墨汁。



所有的动作,都是由李亲自编排设计。


在后台,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,仿佛就要化身台上的两只机械手臂,向世人喷涌出他的才华。


他说,他第一次看自己的展哭了。



这样的高光,对李来说,既是鼓励,又是困扰。


于是,他决定做出改变,却是以一个谁也想象不到的方式——


当纪梵希的桂枝伸到面前,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教母,最大的支柱伊莎贝拉剔除出局。


残忍么?


凶猛的天才,大概都是这么和过去的自己道别的。



后悔么?


没什么可后悔的。


天才之所以可怕,是因为这个世界总在从不同的侧面证明他们是对的。


很快,他又拿出了自己震撼世界的作品——


沃斯秀。



整个T台,被打造成一个密闭空间


四周布满双向镜子,大秀开始,空间内才开始有画面呈现出来:


模特们头缠绷带,身着破碎的服饰,不安地扭动着躯体。



就在所有人沉浸在这副危险的画面当中时,异变突起。


舞台最中央的立方体,轰然爆碎;


一个赤身裸体的胖女人,带着恶魔般的面罩,有飞蛾从她躺卧的椅子两侧飞出。


整场演出,攀登上了戏剧的巅峰


看到这一刻,条姐感觉自己世界观里的一些坚固的东西也被击碎了。



只可惜,灿烂地燃烧过后,只剩余烬,这似乎也是天才们要面对的结局。


先是伊莎贝拉服毒自尽



接着,李被确诊HIV阳性



姨母去世,童年相伴的宠物狗也离开了他。


最终,母亲的病逝,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
2010年2月11日,也是他母亲葬礼的夜晚,他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
死前,他对友人说,希望把自己的脸变成头骨,做最后一场秀。



亚历山大·麦昆,他是天才,可也是不折不扣的孤独者。


作为普通人,我们很难想象,他的一天可能比我们的一生过得还要惊险刺激。


就像《天才在左,疯子在右》所说——


天才和疯子是两极,普通人是赤道,两极不懂赤道的炎热,赤道不懂两极的寒冷。



“他的孤独感来自梦里。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,但那里只有他的存在。他承受着全部寂寞等待着,他是一个孤独的守望者。”


天堂没有苦痛,没有折磨,但我猜他会喜欢地狱

责任编辑:废话队长

▲点击图片,阅读往期精彩

版权归电影头条(ID:movieiii)所有 转载需授权